新聞資訊
首頁 > 新聞資訊>行業動態
什么是紡織的價值高地?何為品牌差異化的核心?紡織人財富密碼在這里。
作者:admin  時間:2021-11-19  來源宜昌中盈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無論是運動鞋服的功能性,還是運動品牌的溢價,或是代工廠的高毛利,核心都源自面料這個環節。


       一件衣服從原材料到成衣,有一套由紡紗-坯布-面料-成衣這幾個階段組成的鏈條,優衣庫創始人柳井正在其自傳《一勝九敗》里,就曾描述過早期搖粒絨衫的生產鏈條:原料來自日本供應商東麗,接著在印度尼西亞紡成絲,最后在中國完成紡織、染色和縫制。在這個鏈條上,上游的紡紗和下游的成衣制造,都屬于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。紡紗的問題是技術非常成熟、設備極端同質化,大家只能拼“人口紅利”。比如2004年就登陸港股的天虹紡織,是國內最大的棉紡織品生產商之一,2020年營收195億,凈利潤只有5.3億。

    

       成衣制造則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,縫標簽、釘扣子、貼口袋,主要都得靠工人踩縫紉機。這個環節的特點是標準化與高毛利無法兼得,規模和利潤的天花板,總得撞上一個。以奢侈品代工廠魯泰為例,生產一件工序多達70多道、講究版型和剪裁的襯衫,盡管毛利率可達30%,但也要為之付出更高的單位成本。魯泰每100塊錢的襯衫成本里,工人工資就占了35塊,這還沒算上動輒半年的培訓時間。相比奢侈品和快時尚,運動品牌產品差異化的核心往往在于面料的功能性,對設計和剪裁工藝反倒不那么強調。因此,各大品牌在面料這個環節,也都有自己的鎮宅之寶:比如Nike的快速排汗專利技術Dri-FIT,Adidas的360度散熱技術CLIMACOOL,lululemon的獨家彈性尼龍纖維Luon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優衣庫的第一個高光時刻,就是在1998年打破美國的技術壟斷,自研出搖粒絨,憑借不到3000日元的極致低價,當年就賣出了850萬件。時值優衣庫正在用SPA模式(Specialty retailer of Private label Apparel)改造供應鏈,核心是減少中間環節,縮短供應鏈長度,這需要與供應商的密切配合。優衣庫直接組織了一支400人的團隊,專門負責品質、生產進度管理及技術咨詢,幾乎常駐在工廠所在地,每周前往合作工廠探視及解決問題。


       在這個過程中,申洲國際和優衣庫無意間分享了彼此的成長紅利。此后,優衣庫又陸續推出了HEATTECH、AIRism等面料技術,背后幾乎都有申洲國際的身影。靠著面料黑科技+低價基本款這個公式,偽裝成快時尚的優衣庫一路火了二十年。優衣庫的拳頭科技AIRism,正是與申洲國際合作的產物。這款主打透氣、吸濕、不起球的聚酯纖維面料,主要用作生產優衣庫的內衣、防曬衣等產品。疫情期間,優衣庫推出了AIRism可水洗口罩。靠著這款高科技口罩,申洲國際在2020年的其它針織品營收暴漲了9倍,來自口罩的銷售高達14億元。


       換句話說,在紡紗-坯布-面料-成衣這個鏈條里,能夠讓代工廠形成技術壁壘、也是最賺錢的,只有面料這個環節。比如優衣庫的主要面料供應商互太紡織,2020年凈利潤7.68億,員工卻只有5000人。相比之下,晶苑國際有7萬多員工,凈利潤才勉強達到7億。每一家客戶,申洲國際都有常駐的設計和研發團隊,通過專用工廠在保證供貨的同時,嚴格保護商業機密,這也是維系“雙向綁定”關系的基礎。截至2020年末,申洲國際擁有累計專利536項,其中新材料面料專利有183項,設備工藝改造及制衣模板類的相關專利共353項 。


       一般而言,成衣制造廠要想開工,需要先去市場上“找布”,廣州中大、蘇州盛澤、紹興柯橋,是中國三大知名的面輔料交易市場。但這些市場里的面料批發商只負責流通、不負責產能協同,上游紡織廠庫存積壓、下游成衣廠等米下鍋,都是家常便飯。

Copyright 2016 宜昌中盈科技發展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| 地址:湖北省當陽市錦屏大道13號 | 聯系電話:0717-6555676 技術支持:
榴莲视频大全 - 榴莲短视频app - 榴莲视频app下载安装